微视晨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微视晨读
山高水长先生风 ——陶传江老师略记
作者:孙亚光     文章来源:     发布于:2018-10-08     阅读量:368
放大  缩小  默认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在梅城闹市一饭店二楼,举行了陶传江从教六十周年纪念活动,这是学生自发给老师过教师节。学生来自四面八方,职业五花八门,年龄小的已过花甲,大的年逾古稀,师生欢聚一堂,回忆老师三尺讲台教书育人时光,感叹人生白驹过隙,沧海桑田。陶传江先生虽七十有七,但精神矍铄,身体硬朗,声若洪钟,谈笑风生。六十年来,陶先生当老师的时间虽然只有十七年,但他以此为起点,不仅教书育人,还身体力行“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用踏实的双脚走出自己的道路,用饱蘸******的笔书写出波折而又精彩的人生。


  陶传江(笔名陶冶)是梅河口名人、社会活动家、著名作家。十七岁走上教师岗位,在家乡原海龙县钢铁公社向前小学和分社后的福安公社(今湾龙镇)福安、三兴、三山等村小和公社中学任教。他要求严格,教学认真,学生受益颇多。一茬又一茬学生通过他的启蒙或教诲,履行“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虽无高官富商,但在各自岗位有一份光发一分热,尽职尽责,亦无愧人生。在教师生涯中,陶先生一边诲人不倦,一边坚持文学创作。文革后期,调入县文化馆任创作组组长,在他努力下,全县群众文学创作工作红红火火,启发、指导和培养了一批文学爱好者,其中十余人成为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乃至新世纪全省文学创作骨干。在文化馆工作期间,有幸与著名诗人胡昭在一起共事。其时,胡昭下放原海龙县文化馆任文学创作组辅导员,陶先生十分珍惜与胡昭在一起工作日子,工作上给予保护、支持和尊重,生活上给予照顾。那个年代每个家庭生活都不是很好,看到胡昭爱人已经去世,领着一双儿女生活艰辛,就时常周济胡家。每逢年节,还邀请胡昭一家到家里吃饭,胡昭女儿至今念念不忘陶婶包的饺子好吃,还想着什么时候再吃上一回。胡昭在逆境中自得其乐,宠辱不惊,豁达乐观,体现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儒家思想让陶传江受益很大;也学到胡昭创作构思、选题、立意及表达技巧,对他提高创作水平有很大帮助。胡昭被这个小老弟热情、谦虚、好学、重情重义所感动,两人结下深厚友谊,这种淳朴的友谊一直延续到胡昭去世。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陶先生调入梅河口市总工会任宣教部长,将看似平淡无奇的工作干的风生水起,全国闻名。选树了李凤琴、鄢亚琴等一批劳动模范典型,并推举为全国劳动模范和党代表;深入吉化公司挖掘了青年职工先进典型王凤山事迹,全省进行宣传。为了鼓励职工们争先创优,他首开表彰“职业道德标兵”和“自学成才标兵”活动。他认为家乡是人才辈出的宝地,就是欠挖掘欠开发,很有卓见地发表了《要重视潜在人才的开发和利用》的文章。他还举办了“爱我家乡、爱我家乡人”的演讲比赛,大力提倡和弘扬为家乡社会主义建设的无私奉献精神。他尊重人才爱惜人达到痴迷程度。红梅镇农民徐宝贵刻苦自学古文字,颇具造诣,陶先生就三番五次去通化师院、吉林师院、吉林大学、北京大学、国家古文字研究所推荐,数次向市里、地区、省里、北京等有关部门汇报,几乎成了专业“上访户”。三年时间,转眼即逝,可是对于陶先生这个特殊的上访者来说却如漫漫长夜,主人公都打了退堂鼓,他却仍然坚持,个中艰辛,如五味瓶打翻,欲哭无泪,好在结果“漫卷诗书喜欲狂”。他上书党中央,中央领导非常重视,李瑞环批示要求相关部门落实特殊人才政策,最终使徐宝贵进入专业古文字机构工作。如果没有陶先生的努力,恐怕徐宝贵这块金子会永远埋在土里。


  人生的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对于强者,逆境可以变成动力,奋发向上。陶先生青少年时期,正是新中国建立不久,政通人和,百废待兴,党领导人民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民心思进,人心向善。在这种大背景下,陶先生的世界观具有信仰坚定、爱憎分明、光明磊落的特点。他性格耿直,学识广博,口才极好,这些如同双面剑,在具有人格魅力同时,难免给人锋芒毕露之感,有时会事倍功半。在五十一岁那年,工作上一件事让他怒发冲冠,引发心梗,在阴间走上一遭之后,毅然离开家乡去北京工作,在中国政策研究会任办公室主任、在人民日报麾下《人民论坛》杂志社任副编审。由于在中央级单位和媒体岗位工作,有更广的视野、更多的视角、更高的站位,有机会接触更多的人,既有中央高层人士、老同志,也有最基层的村干部、农民、工人。他通过深入采访,撰写了一批颇有深度的文章,探讨国家民族命运、社会主义道路等一些深层次问题,引发反响,成为首都新闻界、思想界活跃人物,经常参加一些社会活动,并受邀到高校、民间组织讲课、作报告。他撰写网文达百篇之多,阐述自己观点,累计字数达500多万字,点击量无计其数。


  退休,应该是颐养天年的开始,可是对于陶先生来说,退休让他进入文学创作黄金期。退休之前写的一些东西,大都是经验和事迹材料以及讲话报告,对文学一直心向往之,苦于没有时间和精力。2002年退休以后,先后创作了《郑培民》、《皇天后土》、《百姓村》等三部作品,作品数量虽不多,但都是大部头,累计300多万字。《郑培民》倾注了陶传江很大心血,从收集材料到构思、写作,投入全部身心。为了获得******手材料,陶先生回到家乡梅河口找到郑培民的发小、同学、朋友和老师采访,还去长春、北京和湖南省湘潭、湘西、长沙等郑培民学习、工作过的地方,一共采访百余人,行程几千里,历时七个月。面对一张张生面孔仔细听认真记,常常被采访对象的生动讲述感染得泪花闪闪,积累的素材满满一大纸盒箱。在长达一年的创作时间里,陶先生已经与郑培民融为一体,仿佛自己就是郑培民,他的写作就是写自传、写回忆录,达到物我两忘境地。当写到郑培民遭遇不公正待遇、受人误解时,愤懑之情油然而生,悲从中来,嚎啕大哭,哭够了,擦干眼泪接着写;写到高兴处又手舞足蹈,开心地哼唱起歌曲来。作品问世后,引起强烈反响,好评如潮,原因有三:一是党中央向全党发出向郑培民学习的号召;二是作品展现了郑培民丰富立体的内心世界,主人公并非不食人间烟火,而是感情充沛,有血有肉,每一个故事看似小事却以小见大,体现对党忠诚、心系群众、高风亮节的优秀品格;三是电视报告文学这种表现手法新颖,集新闻性、艺术性、文学性于一体,感染力极强。随着《郑培民》的成功,他陆续又创作了《皇天后土》和《百兴村》,这些作品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选取英模典型,塑造了一个个鲜活的形象,通过他们的故事讴歌党、讴歌社会主义、讴歌火红的时代,证明中国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实现民族振兴,立于不败之地。


  陶先生是从黑土地走出去的,对家乡一草一木、山山水水是那么爱恋,虽身在北京,但一直心系辉发河畔。对家乡他有无尽的爱,没退休前,利用手中资源大力宣传推介家乡,让梅河口在《人民日报》《人民论坛》等中央权威媒体上扩大知名度。只要条件允许,每年休假时都要回家乡住上一段日子,看望老友故交,重访以前工作生活过的地方,感受家乡发展变化的脉搏。见多识广的他看到家乡的变化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心生忧虑。经过深入调查研究撰写了《家乡巨变的喜与忧》六篇,从三农、城市建设、民生等角度深入探讨家乡变化深层次原因与问题,用庖丁解牛的方法条分缕析,肯定成绩,指出问题症结,提出对策。文中对官僚主义作风无情鞭挞,对官僚的命运预测之准确令人拍案叫绝!一如他的网文笔锋犀利,如投***、如匕首,出手必中靶心。“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满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对家乡深沉的爱,让这位年近八旬的老人还在乡村游走,在辉发河畔逡巡,用他那支笔记录历史,用脚步丈量家乡大地。


  六十年前,陶先生开始“传道、授业、解惑”;六十年来,这份职责一直都在进行中,从来没有结束,他以自己的方式,履行教师这一崇高的职业。“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Copyright © 2016shuxiangj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书香吉林    吉ICP备:16005719号
联系电话:15504402060   技术支持:南北科技

吉公网安备 22010502000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