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推荐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图书推荐
此去西天 一路大吉
作者:     文章来源:     发布于:2017-06-22     阅读量:211
放大  缩小  默认
此去西天 一路大吉

  有人说:从来都没有什么孙悟空,也没有什么西游记,师徒五人其实只有唐僧,其他四个都是唐僧的心魔。途中的磨难都是唐僧内心的磨砺——定住心猿则悟空,拴住意马便化龙,戒贪戒色共八戒,戒杀戒嗔是悟净,身心纯净朝佛祖,心之所在即是西天。但是《悟空传》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更新奇的视野。猪八戒和孙悟空虽然都神通广大,但在命运面前终究是软弱无力的小人物。顶天立地的美猴王实际上仍然是那个充满惊恐的小猴子,少年时素怀的“愿乘长风破万里浪”的豪情壮志早已经烟消云散,只剩下一个行尸走肉的家伙还在苟延残喘。
  作者今何在在序言中说:有人说《悟空传》颠覆西游,其实我一点儿没觉得颠覆,我觉得我写的就是那个最真实的西游,西游就是一个很悲壮的故事,是一个关于一群人在路上想寻找当年失去的理想的故事,而不是我们一些改编作品里面表现的那样,就是打打妖怪说说笑话那样一个平庸的故事。是啊,漫天的神佛一边让人去西天一边安排下九九八十一难,整个西游就是一出悲剧,是一场阴谋,不论你怎么做,都是死路一条。
  最后四个人成了佛,成佛以后呢?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以前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感情有梦想的四个人,一成了佛,就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佛是什么,佛就是虚无,四大皆空,什么都没有了,没有感情没有欲望没有思想,当你放弃这些,你就不会痛苦了。但问题是,放弃了这些,人还剩下什么?什么都没了,所以成佛就是消亡,西天就是寂灭,西游就是一场被精心安排成自杀的谋杀。
  《悟空传》中那句著名的呐喊依然萦绕在我们的耳旁:我要让这天,再遮不住我的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的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此去西天,应是一路大吉。

少年的成长 朦胧的世界

  孩子安静地睡着,夜风划过村庄,高高的稻草垛,还有一所不大的草房子。那是一代人的年少时光,那是一个遥远的时代,那是一个小小的男孩,他叫桑桑。曹文轩的笔一直都是那么的温柔,他只静静地诉说,却又能在无声处给人细腻的感动。这本并不厚的《草房子》是许许多多人的童年,也见证了许许多多人的成长。
  《草房子》里的油麻地,是一个纯净、透明、弥漫着药香的地方。金色的草房子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愉悦的光芒,头顶上桑桑的鸽子飞过。有时,油麻地就像一个人,有着一颗柔软、干净的心。桑桑、秃鹤、杜小康……每一个油麻地的孩子都充满了鲜明的个性,或单纯善良,或桀骜不驯,他们都有着一种坚忍不拔的韧性,一种厚实深刻的自尊。
  书中桑桑和纸月那种少男少女间毫无瑕疵的纯情最是让人感动。一个少年对女孩子的喜爱表达虽然多种多样但大都包含了调皮、胆怯、逞强……害怕直接接触却又时时挖空心思地想引起对方的注意。
  《草房子》的美感就像一个梦,那些散落在竹丛与杂花间的草房子,那个被河汊与荷花包围着的校园,充满了无尽的情趣与诗意。在桑桑并不连贯的印象里,野草丛散满了神秘,河水流淌着淡淡的忧伤。纸月似画,杜小康如诗,细马和秃鹤更怀了俊美少年的梦。甚至连桑桑自己的病难都在淡雅的文字中透着温馨的色彩。
  曹文轩不急不缓,细细讲述着这片淳朴的土地上的人们,讲述着这里的孩子,描绘着这里的天空,还有这里的艾草和芦荡。这一幢幢草房子,在乡野纯静的天空下,透出一派古朴来。但当太阳凌空而照时,那房顶上金泽闪闪,又显出一派华贵来。哪怕是从未听说过,从未见过的我们,似乎也置身在那些有着乡村淳朴气息的草房子中,能看到那份不事雕琢的美丽,心也忍不住软了起来,很轻易地进入曹文轩为我们营造的这种气氛中,也许只有在这里,才会发生那么多美丽的故事。

唐宋时期的风流儒雅

  魏晋风骨与唐宋风流在我国的文化史上留下了厚重的一笔,自小学开始,我们一遍又一遍地朗诵着唐宋的诗词。遥想当年,那个一袭白衣的身影站在高高的台上,望着脚下的江水,挥洒下了一篇又一篇壮美的文章。那是欲上青天揽明月的意气,那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的的豁达,那是时穷节乃现,一一垂丹青的风骨,那是时平更喜戈船静,闲看城边带雨潮的逍遥。李杜文章在,光芒万丈长。多少文人墨客只恨自己晚生了几百年,不能亲眼看见他们的风韵。现在,邹金灿写下了这本《唐宋诗会意》。
  中国诗的精华在唐宋,唐宋诗是中国诗的长江黄河,历来,唐宋诗的赏析普及本汗牛充栋,这本书却独具特色——作者的行文会通文史,不但有对诗的深入解析,更有对古典文化的殷殷守望。我们在这本书中不只能见到那些壮丽闺秀的唐宋诗,更能深入品味那七百年间的风流儒雅。《唐宋诗会意》是一部苦心用世之作,饱含了作者对世道人心的关切,倡导一种刚强的士气。
  金灿接引后生,常说功夫在诗外,必多读书和笃行不倦,才能直探古人诗心,否则终身不能写出上乘的作品。因此,这本书在论诗的同时,兼述史事,重在展现古人的气节。例如书中《多少人在重蹈楚国宫女的覆辙》一文,慨叹今人面对上司时,与楚国宫女没有什么区别,《田园风光今在否》悲叹农村的毁坏,《柳开亦儒亦侠》宣扬儒生的血性,而《刚者李德裕》则发出这样的提问:如果一个组织容纳不了有能力的刚烈之士,是否离崩塌不远了。这些都可使读者在精神上受到感发。
  因此,《唐宋诗会意》一书不惟截然不同于学者的高头讲章,也有异于一般的诗歌选本。书中引用章太炎“自唐以来,论文皆以气为主。气之盛衰,不可强为。大抵见理清、用情重,自然气盛”这句话,认为这个观点不专限于文,同样适用于诗。通读之下,这本书所选之诗实际上也符合“见理清”与“用情重”两点标准,并非虚张旗帜,其著述宗旨是一以贯之的。

那几年 在朝鲜

  “联合国军”司令官美国将领克拉克在回忆录中写道:“我获得了一项不值得羡慕的荣誉:那就是我成了历史上签订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美国陆军司令官。我感到一种失望的痛苦!我想,我的前任一一麦克阿瑟与李奇微两位将军一定具有同感。”
  在并不遥远的过去,在那个刚刚欲火重生的国家,在那个激情与建设并存的时代,我们卷入了一场发生在家门口的战争。“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的歌声还依稀环绕在耳旁。这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战争,不知多少志愿军战士长眠在了异国他乡。那一年,我们打出了血染的风采。上甘岭上,黄继光英勇无畏地扑向了敌人怒吼的机枪;三九一高地上,邱少云咬紧牙关忍受着烈火的焚烧;在成川郡石田里的风雪下,罗盛教义无反顾地冲向了冰窟;平安山上,战士们奇迹般地端掉了白虎团。
  对于朝鲜来说,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一个完整的主权国家,就这样被一个从来没有到过朝鲜的年轻的美国参谋在三十分钟的时间里分割成了两半。就在前一天夜里,在战争西线清川江前线作战的中国军队事先没有任何预兆地突然消失了。自出国以来便在生死中搏斗的第三十八军的士兵们,脸上烟火斑驳,身上衣衫褴褛,他们围着这台收音机站在硝烟缭绕的公路上一动不动。那座使美军陆战一师无路可绕的桥,叫作水门桥。5月29日晚,朝鲜中部大雨如注,看见浑身湿透的洪学智,彭德怀用深沉的声音说:出事了。就是把六十三军打光,也要在铁原坚守十五到二十天!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这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战争,各方都损失惨重,他的影响在今天依然没有结束。中国这本书在被世界打开之后,历史的每一页都在诉说我们的血泪。我们每一个自尊的中国人,和民族一体,在五十年前重新出生了。抗美援朝战争不仅是人们说的中国的“立国之战”,它还是我们每一个愿意当中国人东方人的个体的重新定义之战。


Copyright © 2016shuxiangj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书香吉林    吉ICP备:16005719号
联系电话:15504402060   技术支持:南北科技

吉公网安备 22010502000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