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书评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悦读书评
2018:出版社老总亮书柜晒书单
作者:     文章来源:     发布于:2018-01-22     阅读量:262
放大  缩小  默认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总编辑翟德芳:
  书柜有时代印记|传统文化对阅读的带动日益明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总编辑翟德芳家里的书柜有两种,一种是上世纪80年代的胶合板书柜,“那时候也没钱,买的书柜质量不好,优点是很能装”;后来装满了,他又买了几个两层的木质书柜,上面有玻璃,下面是箱子。
  再后来,累积了三四十年的书,已经不是书柜能装下的了,翟德芳又买了很多收纳箱,装满书,塞到床底下;等床底下也塞满了,他就往书柜顶上叠,怕脏,还小心地盖上毛巾。家里一共有多少本书,翟德芳没数过,“5000本应该有吧”。幸好,明年可能要搬家,他赶紧定做了几个2.5米高的大书柜。
  因为工作的关系,阅读对翟德芳来说有时候是任务,一年的阅读数量有100~150种,但这并不妨碍他偷空看点有趣的书。去年他从女儿手里接过了《冰与火之歌》,一口气看了15册。“我看过美剧,被人物关系绕晕了,回过头看书,整体关系才清晰了。虽然是虚构作品,但讲人与人的权力争夺、国家与国家的兴亡,揭示得还挺深刻。”
  翟德芳说,近年来,读者对人文类书籍的思想性要求更高,同时注重书的趣味性;经典图书长销不衰,杨绛《我们仨》在2017年的销量依然能排全国前三。翟德芳介绍,刚刚发布的“三联2017年度十本好书”,介绍中国古代铜镜文化的《鉴若长河》、以全球视野反观中国的《全球景观中的中国古代艺术》、叶嘉莹的《古诗词课》、简介瓷器文化史的《御窑千年》等10本好书上榜。
  从这份榜单中不难发现,传统文化对阅读的带动日益明显。翟德芳透露,甚至相对小众的书籍都得到了不错的市场反馈。2017年12月刚刚出版的《图说敦煌二五四窟》,首印8000册,很快售罄,正在加印;《鉴若长河》首印1万册;《御窑千年》销量已过10万册……
  总编辑推荐书单
  《火枪与账簿》李伯重/著
  《中国古代技术文化》
  江晓原/著
  《黄棠一家》马原/著
  《共病时代:动物疾病与人类健康的惊人联系》
  [美]芭芭拉·纳特森·霍洛威茨凯瑟琳·鲍尔斯/著
  《朝鲜战争:一段你耳熟能详,却远未了解的历史》
  [美]布鲁斯·卡明斯/著
  中华书局总编辑顾青:
  我的家就是书屋|传统文化遇到好时代
  “我的家就是书屋,书堆得到处都是!”中华书局总编辑顾青笑着说。他感叹,一辈子都在做文化工作,自己拥有的书总是远远超过书架所能承载的体量,无论是家还是办公室的空间,书永远显得“特别满”。
  顾青说,他的办公室两面墙都是书架,被书塞得丝毫没有空隙,摆不下的书都搁在地上。而在家中,“书架都是二三十年的老书架,大的小的,随意搁置”;书架的摆放状态很自然,并没有规规矩矩组合在一起,“有的放在书架上,有的在书桌上,有的在地上,床上还会堆好多书。”
  “我没有时间整理书架,如有需要用的书,比如最近在做一个题目或者关注一个课题,相关的书就集中起来专门放在眼前,等这些事情做完了再去找另外一批书。”
  在过去的这一年,顾青也数不清自己的书架到底新添了多少书,“中华书局出的书、朋友送的书……得有上百种吧。”即使工作繁忙,周末他也常去书店转一转,购买感兴趣的书籍。顾青说他并没有固定的个人阅读时间,“我的工作就是读书,看稿子也是一种读书。一有时间就阅读,基本上都在和书打交道。”
  在2017年,顾青比较关注有关网络数字出版、互联网思维的书——这一类书籍和他的工作密切相关,因为中华书局近年来在大力推进数字出版。
  “我们正在全球进行推广。目前国内北大、清华、人大等主要高校都在推广;在国际上,美国的十几家大学正在使用,德国、英国的很多图书馆也都购买了,大家用后觉得不错。”顾青认为,“中华经典古籍库”能够给全社会提供比较准确的传统文化的内容和文本,“是学术引用的基础”,2018年会在更大范围推广,而其他一些数据库也会陆续推出。
  总编辑推荐书单
  《南齐书》——点校本二十四史修订本[梁]萧子显/撰
  王仲荦/点校
  景蜀慧/主持修订
  《魏书》——点校本二十四史修订本[北齐]魏收/撰
  唐长孺、陈仲安、王永兴、魏连科/点校
  何德章、冻国栋/修订
  《辽史补注》
  [元]脱脱等/撰陈述/补注
  《中国古代技术文化》
  江晓原/著
  《逝者如斯:六十年知见学人侧记》赵珩/著
  作家出版社总编辑黄宾堂:
  家中书柜和衣橱一样深|现在读者不会轻易“上当”
  作家出版社总编辑黄宾堂家的木质书架是特制的。有的格子深度达到60厘米,这就意味着一个格子可以同时摆放三组图书,而普通书柜格子的深度顶多只够放两组。当初为了实现这样的设计,黄宾堂请人打制书架时没少花心思。有人惊叹,深度60厘米的书柜岂不是和衣橱一样了?“能打衣橱就能打书架!”黄宾堂笑了。
  不过他后来发现,三组书的确都能放进书架格子里,可找书就成了颇为麻烦的事。他时常忘记每个格子对应的具体图书种类是什么,每次不免都要“登高爬低”寻寻觅觅一番。
  黄宾堂家中书架上主要放着工具书、史学类书等,总体上“种类比较杂”。“做出版的人,对书的‘类别’的概念不是太强烈。即使书柜再大,对不断更新的书来说,书柜永远是小的,永远需要淘汰一些书。”黄宾堂说。
  对于黄宾堂的书架而言,“淘汰”的故事远比“新进”深刻多了。
  黄宾堂回忆,他以前上大学的时候,钱几乎都用来买书,因而攒下了很多上世纪80年代出版的书,“现在看那个年代的书,除了本身内容的价值,还有版本的价值”。
  后来黄宾堂经常搬家,“搬”的主要对象就是书。“搬家首先肯定要淘汰一些书。以前没有那种概念,最先淘汰上世纪80年代买的一些书,比如《莎士比亚全集》等,因为后来又会出新版本,装帧肯定更好。”黄宾堂说。
  黄宾堂喜欢写古人日常生活的书,比如《南华录》。黄宾堂还欣赏刘庆的《唇典》、关仁山的《金谷银山》、徐兆寿的《鸠摩罗什》、乔叶的《藏珠记》等。
  2017年,在作家出版社出版的书籍中,黄宾堂表示,读者很喜欢矫健的《天局》——在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中“植入”的小说。“矫健写的《天局》,‘胜天半子’,围棋里面奥妙无穷,输赢的最小单位就是半个子。”《天局》销量差不多达到30万册。
  黄宾堂介绍,作家出版社出版的经典类书籍一直畅销,比如余华的《活着》,每年都要卖100万册,还有冯骥才的《俗世奇人》、林清玄的作品等。“经典名家还是有市场号召力的,去年我们出的《精典名家小说文库》卖得不错。”
  黄宾堂表示,现在读者不那么轻易“上当”,他们的选择余地很大,如果图书只靠吆喝,没有品质,根本不可能赢得读者。
  总编辑推荐书单
  《主角》陈彦/著
  《金谷银山》关仁山/著
  《小说课》毕飞宇/著
  《南华录:晚明南方士人生活史》赵柏田/著
  《天局》矫健/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
  我家书架到处都是《芳华》销量超过60万册
  “我家的书架到处都是,连餐厅都有,拿起来方便,读起来也方便,没有姿态感。”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说。作为以出版文学作品著称的出版社“一社之长”,臧永清读小说是分内工作,但这一点儿没妨碍他聊起文学依然充满热情。
  “葛亮《北鸢》和格非《望春风》,是这些年中国文学创作可以显示出实力的两部作品;陆天明的《幸存者》,70多岁的老作家还这么有激情,让人敬佩……”说起2017年读过的书,臧永清滔滔不绝,人文社近期最受关注的书,是因为一部电影。
  电影《芳华》的热映,让人文社出版的严歌苓同名小说卖断了货。“目前,《芳华》的销量已经超过60万册,但还不是最高峰,2018年《芳华》还将改编成电视剧。”臧永清说。
  2017年,多部由人文社出版的小说改编而成的影视剧成为热点话题,《白鹿原》《择天记》《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芳华》……而最近正在热播的柳云龙执导并主演的谍战剧《风筝》,同名小说也于2018年1月出版。臧永清透露,2018年,徐皓峰的电影《刀背藏身》、改编自流潋紫小说的电视剧《如懿传》,也将与观众见面,原著小说均由人文社出版。
  臧永清强调:“近年来,小说改编成影视剧的很多,影视剧改编成小说的却很少。因为影视剧再怎么改,还是影视的味道,没有小说的味道,文学品质有问题。我们非常强调,小说的品质第一。”
  在臧永清看来,阅读这两年正在向纵深发展,“那种跟风的书、攒的书,没有以前那么好卖了,阅读在变得精致化”。“葛亮的《北鸢》和迟子建的《群山之巅》都有20多万册的销量,这在前几年很难想象。”
  2018年,臧永清最期待的书之一,是1月由人文社出版的《李敖自传》。83岁的李敖罹患脑癌,一度传出“一切都在倒数”的新闻。这是李敖80岁时写的自传,也应该是他的最后一部自传。
  社长推荐书单
  《幸存者》陆天明/著
  《梁光正的光》梁鸿/著
  《天黑得很慢》周大新/著
  《楼兰啊,楼兰》高洪雷/著
  《李敖自传》李敖/著

Copyright © 2016shuxiangj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书香吉林    吉ICP备:16005719号
联系电话:15504402060   技术支持:南北科技

吉公网安备 22010502000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