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萃生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文萃生活
网络表情“进化论”:从虚拟社交走进现实
作者:     文章来源:     发布于:2016-12-16     阅读量:23488
放大  缩小  默认


   Emoji表情社交靠谱吗?

  自2003版QQ把这套黄色小圆脸带入我们的生活,它几乎成为互联网世界又一“共同语言”。越来越多的网民已经习惯用表情代替文字,作为表情达意的首选。
  据腾讯2015年发布的《中国网民表情报告》,2014年QQ全年表情发送量就超过了5338亿次,超过90%的网民在聊天时使用过表情;经典表情“笑着哭”甚至入选《牛津词典》官方博客公布的2015年年度词汇。Emoji表情符号在更新扩容中不断纳入各种日常物件,以尽可能满足不同行业人员交际需要。表情大幅度占据线上沟通内容,引发不少媒体的关注与好奇。
  2016年7月,自媒体“新世相”发起了一个“24小时内,不使用任何表情符号来度过一天”的实验,吸引了5000多人留言参加。然而,超过30%的人因“不习惯”而失败,一半以上的成功者也承认自己在体验中,不得不采用各种方法化解缺乏表情包带来的“尴尬”。
  “仕图”公号创始人汤涌在社交网络上展开了为期10天的文字静默实验。他发现,面对老板时,多数情况下回复“【赞】”“【OK】”足以应付,但缺乏文字辅助,向老板交代工作等复杂沟通就变得十分困难……他最后写下总结《微博文盲存活指南》:熟人间通过表情就能完成情感交流,节约时间;但在生人圈中表达复杂情感,如果只用表情,很可能会憋死人。
  “表情是一种生活必需品,中国有创意的人比想象的要多,但现在可供选择的表情还是太少了。”汤涌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我们需要创作新的表情,便于更多场合的沟通表达。”现在,他的团队加入了卡通形象表情制作的行列。

   漫画表情:辅助复杂化情感表达
  为了满足社交方式的迭代发展和表情达意的需要,越来越多的自定义表情应运而生。兔斯基、悠嘻猴、暴走漫画、冷兔……一大批的漫画形象IP(即“知识产权IntellectualProperty”的缩写,此处指创作者对其笔下形象及其形象衍生产品所享有的财产权利。——记者注)不断以具象化的视觉体验丰富着人际沟通方式。
  “秋裤猫”漫画的作者“不觉晓晓”,从2015年冬天开始,已经习惯了每天在家工作到深夜,为笔下的“折耳猫”形象勾勒出各种表情,她坦言:面对生人,表情更能打破尴尬的氛围,人们从表情偏向更易揣摩出对方的性格。
  无论是调皮可爱的“炮炮兵”,自诩性感妩媚的“小幺鸡”,还是浮夸疯癫的“嗷大喵”……这些诞生于生活、带有作家鲜明个性的表情IP都在不同场景需求中更新换代,深受互联网流行文化影响。相对于emoji系列表现的冷静与实用性,更多的国内漫画家把表情视为辅助东方人情感表达的重要介质。
  近日出炉的《中国网民的信息生产及情感价值结构演变报告(2012—2016)》显示,在选择表情呈现情感上,“70后”到“00后”间各年龄段用户都有侧重,女性比男性更热衷用表情符号表达情感,北方用户相对南方用户表达更加委婉。
  签约了“长草颜团子”“制冷少女”“小僵尸”等多个漫画表情作者的十二栋文化首席运营官徐英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亚洲人更含蓄,作为情感表达的载体,表情包可以弥补语言沟通的感情缺憾,使聊天更愉快。”
  在粉丝效应影响下,表情创作逐渐呈现出“从个人单一创作,发展到地区工作室整合包装,推出漫画故事书等衍生产品”的趋势,因地制宜在不同的平台上实现表情的多渠道价值已成为潮流。

   表情IP:从线上社交走进现实
  “怎么这周的小和尚故事还没有更新?”因作者出差,原定于每周日晚更新的《给我来个小和尚》漫画在某个周日晚停止更新一期,让许多粉丝们在作者的微博下留言表示遗憾。随着故事的演进,漫画同名的微信表情已经诞生了两个系列,收到了近3万人的“打赏”。
  “打赏”是微信在2015年针对表情原创设计师开放的平台,一旦作品被采纳,设计师便可以通过这一功能获得用户为表情所支付的费用。表情在带动流量上的商业价值已经得到了QQ、微信、微博、搜狗输入法等平台的重视。而从线上虚拟世界走进线下生活的表情包们,也难免让作者们时常陷入发展困境。
  “目前表情下载基本都是免费,一个成熟的动漫IP能带来的收入主要源于授权和衍生品,表情的收入相比之下太微薄。”“不觉晓晓”表示。此前,一位暴走动漫的离职员工也曾在知乎爆料:虽然该IP获得的流量可观,但公司营收极为有限。据了解,国内还有许多类似的工作室长期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
  据今年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2015年中国社交应用用户行为研究报告》,社交网站用户的商业化参与度在40%~50%之间,其中付费表情业务在微博、陌陌等社交软件中的使用排名靠前,相较往年,中国网民付费意愿有所提升,而表情在社交场景的应用还需要基于各自的目标群体,以差异化的形象寻找更多更细化的盈利方式击中用户痛点,培养用户付费习惯。
  “表情在中国发展成付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一定是必然趋势。”许多从业人员认为,表情要长足发展,除了打造差异化的故事内容,还需要通过合理的开发、运营、商业合作和版权维护,不断为表情“增值”。



生活看台

没有四肢的彩妆“网红”

  22岁的美国女孩凯特琳·多布罗(KaitlynDobrow)是一名彩妆“网红”。在她自己的网络彩妆频道中,她热衷分享自己创作的妆容教程——烟熏妆、翘起的小野猫眼线、闪光的“泪珠”、万圣节的豹纹妆,等等。
  如果只看她定格在镜头前化着精致妆容的面庞,没有人会联想到,这是一位没有四肢的女孩。
  3年前,一段突如其来的残酷患病经历,让她的故事成为当地报纸的新闻。
  那原本是一个普通的晚上,凯特琳觉得有点发烧头痛,她觉得这应该不是什么大病。但第二天开始,病情开始迅速恶化。等被送到医院后,凯特琳的皮肤开始出现灼伤,四肢开始变黑。细菌性脑膜炎已经发展成败血症,切断了她肢体的血液循环。“我正在由内而外地死去。”
  在医院待了6个月,经历了21次手术后,凯特琳失去了57%的皮肤和四肢。从此,凯特琳不得不试着和冰冷的义肢“和平相处”。
  适应义肢手臂是最难的——那甚至根本就不是人类手臂应该有的样子。有着少女心的凯特琳把义肢装饰上了豹纹的花纹,但义肢的前端是一个无法修饰的铁灰色钳子,装上它就活像科幻电影里的“科学怪人”。
  义肢手臂重约10磅,凯特琳因此不得不靠胸前和背部的绑带来携带。和义肢磨合不利的挫折感一次次袭来,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凯特琳说,她记得治疗师说的话,“当你心里觉得沮丧的时候,肌肉就会僵硬。你只需要休息一下。”
  一次次渡过生理和心理上的难关后,她学会了用义肢拿起涂鸦笔,在纸上涂出一颗爱心,她重新开始拿起笔写字,尽管这些字就像幼儿园小朋友写的。
  但她记得很清楚,她第一次用义肢拿起的第一件东西是一把化妆刷。自从生病以来,她发现,自己对于美的追求是“没有来由”的。
  当她在视频网站上看到别人的化妆视频后,心生向往,“我觉得这很有趣,这是我能做的。”
  但是真正做起来,她发现这是很难的。化妆的时候,她卸下大腿上的义肢,坐在床上,把所有的化妆品都铺开,每一个动作都需要反复练习:手嘴并用地打开化妆品的盖子,让化妆刷在脸上停留、移动……直到所有动作都一气呵成,几乎完全与常人的化妆步骤无异。
  很快,凯特琳在网上的粉丝开始增长。半年内,在图片分享社交网站Instagram上有7万多追随者,她的网络化妆视频频道的订阅者也超过了5万人。
  在自己的频道中,凯特琳不仅分享自己的彩妆秘诀,还分享自己的生活,向世人展示一个截肢者的日常生活。
  她不怕展示自己身上的伤痕。“我准备接受自己。”她在视频中说,“当我想起我的伤疤时,我并不对我的模样感到羞愧。”
  凯特琳的个人主页很快被世界各地网友的鼓励所淹没。“你太惊人了!你比有手臂、有腿的人更坚强、更勇敢!坚持下去吧,女孩!”一个网友说。
  凯特琳也确实准备坚持下去,“我准备继续追寻自己在化妆和烹饪上的梦想,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Copyright © 2016shuxiangj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书香吉林    吉ICP备:16005719号
联系电话:15504402060   技术支持:南北科技

吉公网安备 22010502000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