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与法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农民与法
冒用社保卡的警示
作者:     文章来源:     发布于:2017-02-10     阅读量:3283
放大  缩小  默认

  2015年12月17日,浙江诸暨市人民法院判决的首例冒用社保卡案被媒体接连报道。邹某患有高血压需常年服药,其只参加了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药费报销比例较低。而其丈夫周某的社保卡能报销不少医药费,邹某就让女儿拿着周某的社保卡去配药,共报销药费11376.64元。法院认定邹某和女儿冒用社保卡的行为构成诈骗罪。


“一人参保全家报销”不稀奇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面向城镇从业人员、失业人员和离退休人员发放社保卡,持社保卡可到药店买药,可以到医院就医,进行医疗保险个人账户结算,以及办理领取养老金等社保事务。冒用他人社保卡用于医疗费报销,主要问题在于虚构参加医疗保险的事实,骗取国家医保基金。
  医疗保险的主要目的在于减轻医疗保险参保人看病就医负担。目前我国医疗保险参保类型多样,比如职工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等,参保类型不同,相应的医保报销范围及报销比例也不一样。以北京为例,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在超过1800元后,门诊报销比例为90%,而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在达到650元后,门诊报销比例为50%。

  在我们身边,也经常发生用家人社保卡买药或住院报销的事情,原因就在于家庭成员所参加的医疗保险类型不同,支持报销的比例不同。以北京某家庭为例,如果家人中有参加城镇职工医疗保险的,在个人支付超过1800元之后,再看病买药,医疗费将报销90%,只需要个人负担10%。为省钱,就出现了“一人看病全家吃药”的情形。


涉罪与否要看各地起刑点


  浙江诸暨市人民法院最终以诈骗罪对邹某母女分别判处拘役3个月,缓刑5个月。为何骗取医保基金会构成诈骗罪呢?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冒用他人社保卡就医消费、报销药费,就是通过采用虚构事实,隐瞒就医者本人的医疗保险参保情况,冒用他人的医疗保险参保类型,骗取不符合自身报销比例的医药费,这一行为使参保人及其单位缴纳的医保基金受到损害,符合诈骗罪的犯罪构成。
  不过,各地对诈骗罪的立案标准有不同的规定,例如北京规定诈骗数额3000元以上为数额较大,河南将5000元以上定为数额较大,上海定为4000元以上。因此,是否最终构成诈骗罪,除了看行为人的违法行为是否符合诈骗罪的犯罪构成,还要看是否达到了犯罪地确定的起刑点。对于骗取医保基金的行为如果并不构成犯罪,社会保障机构仍然会对该行为处以行政处罚。

  由于涉及医疗保险基金的骗取,可能有人会问,为何不构成保险诈骗罪?这就要讨论一下保险诈骗罪与诈骗罪的区别了。保险诈骗罪是以非法获取保险金为目的,违反保险法规,采用虚构保险标的、保险事故或者制造保险事故等方法,向保险公司骗取保险金,数额较大的行为。由此可见,保险诈骗罪的犯罪对象是保险金,且应当是指商业保险金;而医保基金是国家设立的公共保障制度下的社会保险,是广大参保人员及其单位缴纳的医疗保险金,区别于普通商业保险,因此骗取医保基金的行为并不符合保险诈骗罪的犯罪构成。利用社保卡为亲人看病或买药的案件,从情理上貌似能得到理解,但其侵占的是国家医保基金,损害了所有参保人的财产权益,难以逃脱法律制裁。






  社保卡是国家给与公民的重要生活保障,一卡对一人,不可将自己的社保卡交予他人使用。使用社保卡时须谨慎,切莫贪小便宜吃大亏。


医疗机构也在骗取社保基金


  浙江诸暨母女骗保的行为,仅仅是医疗保险骗保的一种。现实生活中,医疗保险不仅患者骗,有的医疗机构也在骗。
  医疗机构骗保,有的是降低入院标准,夸大患者病情,使患者支付远远高于门诊治疗的住院费用;有的是过度医疗,甚至利用已就诊患者的信息虚开挂号及治疗项目,骗取医保基金。而一些医保定点零售药店也通过编造处方、空刷医保卡等方式骗取医保基金。
  患者一般通过冒名就医,借用超过起付线的医保卡就医消费,或者无医保卡的患者借用他人的医保卡就医消费,还有患者重复买药,之后卖给回收药品的药贩子,从而用医保卡套现。
  除了单方面的这种骗保行为,现实中还不乏一些医疗机构和患者合谋骗保的情形,如将一些自费药品、保健品按照医保项目上传给医疗保险管理机构进行结算,或者将非医保范围内的病种按照医保支付病种申报,双方合谋卖药套现,恶意空刷医保卡,然后按约定比例分成。
  医疗保险骗保之所以大量存在,与我国现有的医疗保险制度、医保基金监管体系及针对骗保行为的处罚力度都有直接的关系。
  有人认为,医疗机构骗取医保基金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也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构成,原因在于提供医疗保险就医消费的医院与医疗保险管理机构签订的服务协议属于行政合同,不属于合同诈骗罪中合同的范畴。

  对此,我们可以分析一下医院与医保管理单位之间的服务协议的性质。首先医保管理单位与医院并无行政管理关系,前者仅负责医疗机构定点资格的审定和管理,就医疗服务相关内容、医疗费用的支付和结算内容与定点医院签订协议,定点医院依照协议对参保者提供医疗服务,医保管理单位按时足额与定点医院结算医疗费用,双方是平等的民事关系,双方之间签订的协议应当属于民事合同,不应认定为行政合同。定点医院骗取医保基金的行为损害了参保人的财产所有权,扰乱了正常的医疗保险工作秩序,应当构成合同诈骗罪。




生活与法


“彩礼”需要指导标准吗


  结婚是人生大事,对于很多家庭来说,也是家里最花钱的事。2016年11月28日,中宣部、中央文明办召开会议,要求把反对铺张浪费、反对婚丧大操大办作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近日,河南省台前县下发文件,对红白事标准进行了明确要求,要求彩礼总数控制在6万元以内,不执行要被惩戒。文件出台后,引发了网友热烈讨论。


婚事简办,离我们还有多远?


  按照报道中台前县相关官员的说法,“在台前县,有的婚礼花得多的有三四十万元,有的家庭条件不怎么好的,孩子结一次婚就要倾家荡产,还需要借贷。”还有网友称:俺们那儿彩礼说法还有很多,一般有订金万里挑一(10001元)、结婚再拿六六大顺(66000元)、九九归一(99000元)等,感觉压力山大。正像很多人都看到的,不仅在台前县,在全国不少地方的农村,“天价彩礼”正成为很多家庭的“不堪承受之重”,成为一个必须正视的社会问题。
  在人人都对恋爱自由、婚姻自由、财务自由有充分认识的现代社会,为什么还会出现乡绅社会、农业社会才会有的一锤子买卖的“天价彩礼”?一位从业相关人士的话有一定的代表性:“这种比较(攀比)的心态,很多人都有。有些人说不是稀罕彩礼钱,而是大家都这样做,自己不这样做会遭到耻笑的。”而正是因为及时发现了这一社会问题,并抱着试图解决问题的良好初衷,台前县的“彩礼指导标准”才应运而生。
  但这是不是意味着“彩礼指导标准”就天然正义和绝对合理呢?恐怕未必。
  从报道中可知,《实施方案》于2017年1月1日开始施行,目前县里已经召开过动员会,台前县各乡镇已经在部署落实。下一步会把这些标准纳入村规民约,依靠红白事理事会进行管理。不过,这只是指导性的东西并没有强制性。而正是因为没有强制性,“彩礼指导标准”虽然得到了当地民众的支持,但还是有网友认为:听起来不错,不过恐怕实施起来有难度,现在年轻人很多都在外打工,谈婚论嫁又不是只在一个地方,怎么可能控制得了?
  而探究之下不难发现,明知效用有限、很可能基本没用却“强势”出台的“彩礼指导标准”,很像一个现实隐喻。一方面,现代政府管理,内核在“民治”,落实于“协商”,强调的是效率,追求的是效益。另一方面,解决作为乡绅社会、农业社会遗留的“天价彩礼”,应该更多尊重“规律”,至多选择“倡议”。以此而言,乡绅管理思维下出台的“彩礼指导标准”,其实是给所有的公共管理者一个善意的提醒:那就是,和权力行使存在边界一样,社会治理同样存在着不能模糊的边界,比如不能混淆惩戒管理与倡议引导的边界;同时,更为重要的是,在推进城镇化的过程中,基层管理和社会治理尤其应该注入现代服务型政府的理念,而不应该继续因袭乡绅思维的驱动,再搞类似的让人啼笑皆非、哭笑不得的“彩礼指导标准”。

Copyright © 2016shuxiangj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书香吉林    吉ICP备:16005719号
联系电话:15504402060   技术支持:南北科技

吉公网安备 22010502000205号